fronit

沒有漂亮的文筆,我只是想寫故事。

【佐樱】不如不爱《01》(PART1)

【佐樱】不如不爱《01》(PART1)

 

  「我祈求月老不要在我的尾指系上红线,如果三生石上有我的名字的话,请抹掉吧!就像被凤九爱上的东华帝君一样,我叫春野樱。」

 

  樱记得在她十二岁那年她便跑上了神社在许愿树下许下愿望,祈求神明听到她的心愿,那是她转生来到现代,成长到能独自外出的年纪时,第一次自己一個跑到神社去参拜。

 

  「小说看太多了吧?」突然一把男声从她身后响起,她转身一看,是宇智波鼬。

 

  再次看到宇智波鼬的时候,她的眼泪便不自觉的滚落,她说:「哥哥。」

 

  鼬看到她哭后,一瞬的吓倒了,他好像才第一次见她,他伸手轻抚好的额头,他问:「跟家人走失了吗?」

 

  她突然抓紧鼬的衣角,在他的怀内,哭得泣不成声来,他不说话,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。

 

  直到她情绪平复下来,他牵着她的手,问:「冷静了?」

 

  「嗯。」她回。

 

  「你跟佐助说不定能成为朋友,都差不多大。」鼬淡说道。

 

  樱在听到佐助的名字时,眸间起了变化,半晌后,她才扬声:「大概不可能了,我们不会成为朋友的。哥哥,你过得好吗?」

 

  「嗯。」鼬简短的回着。

 

  「哥哥,照顾好自己、多为自己想一下。最后,我叫春野樱。有缘再见吧!」她转身说完就跑走。

 

  鼬凝看着她的背影,喃喃细语:「春野樱么?」

 

  在十二岁之前,她心智未完全成熟,对于自己常梦到上辈子的事,只觉得奇怪。之後,能重遇到鼬,对她来说已经是奇迹了。

 

  樱的母亲喜欢张国荣,从她小时候就一直放着他的歌,她没有特别喜欢的对象,也不追星,可她却对红遍全球的张国荣,他的歌全都耳熟能详,她的朋友很少,这辈子的她话也比较少,比起张国荣她觉得脑海里的宇智波佐助更加的风神凌俊。

 

  那天,她真的很怕鼬真的会把自己介绍给佐助,她根本就不想再跟他相遇。

 

  「但愿我可以没成长,完全凭直觉觅对象。模糊地迷恋你一场,就当风雨下潮涨。」樱细细的哼音轻唱,每当想起上辈子的自己跟他,就觉得这歌词跟自己很相似,有时候她也会好奇上辈子他跟她的女儿,长大后会是怎个样子。

 

  六年后的,她从没想过会再次遇到鼬,还有佐助。

 

  今年她十八岁了,她故意挑一间离东京最远的学校去上课,只要不是名校就好,像宇智波一族他们所考的学校,她一定不会进到去里面,这辈子就不要再相见了,好好的擦身而过就是最美好的结局,不要回首。

 

  所有人都不明白,为什么全年级考第一的人,最后跳级报选的大学却不是顶级的名校,那时候她还被卡卡西老师喊住质问到底,她家倒是没把这些看得太重,只要她不要学坏的话,无论她要怎选择她的前途父母都不会反对。

 

  她由短发变成了长发,六年间不间断有被男生表白过,可她却一直无动于衷,她喜欢到健身房去打沙包,每次一有烦恼就在那边对着沙包拳打脚踢,纲手看着她,有时候都觉得她对自己有点过份的凶狠,每当她休息的时候,纲手都会走去跟她聊天:「丫头,你打算单身一辈子吗?年纪轻轻的,不想不开。」

 

  「我没空闲的时间去谈情说爱。」她扔下了拳套,转身去浴室淋浴过后,擦干头发便跑走了。

 

  隔天,第一天开学,她走在路上便被喊着:「春野樱!」

 

  她一瞬的停下了步伐来,把耳机取了下来,略带疑惑的转首回看,只见鼬朝她笑了,他见她回头了,便问:「对吗?」

 

  她回头看着鼬,最后笑了,然后回他:「嗯,是的。哥哥记性不错,你为什么在这里?」

 

  「上班。」他一如以往的少话,可樱知道他就是个温柔的人,让她意外的是,他居然会认出自己并喊住了她。

 

  佐助站在后头,看着他俩的互动,玄畦的瞳目有了些微的波动,他知道鼬并没上辈子的记忆,他到底是怎么跟樱认识的?

 

  「哥哥!」佐助的嗓音剎地从后哼起,鼬一瞬的回首看他,樱一听见佐助的声音便重重的怔住,为什么他卜这里?脑海里飙的疑问太多,她没有回头,也不敢回看。

 

  「先走了,我要迟到了。」樱再见也没说便往前跑走,佐助看着她逃跑的背影,再看向鼬,目光多了几分深邃。

 

  「我也走了。」他跟鼬说完后,便朝着樱刚才跑走的方向行去。

 

  他的脚步也加快了,这辈子,绝对不会再让她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,他喃喃自语道:「别想逃,春野樱……」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
热度(841)
© fronit | Powered by LOFTER